产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 凯时国际国 > 震惊!辉瑞前副总发声:西方基因疫苗风险巨大,远不如中国灭活疫

震惊!辉瑞前副总发声:西方基因疫苗风险巨大,远不如中国灭活疫

时间:2022-03-14 11:0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html模版震惊!辉瑞前副总发声:西方基因疫苗风险巨大,远不如中国灭活疫苗安全!(下)

来源:守望者精选

ID:IslamWatch

胡达克:太不可思议了,我想问我们现在处于疫苗普及的什么阶段?仍在实验阶段吗?

伊登:是的, 毫无疑问。我们都应该很清楚,这些基因疫苗都处于实验阶段,他们获得的是所谓的试验使用授权,比如在欧洲和美国,可能还包括其他西方国家。这意味着当局认为危机足够严重,以至于并且也没有其他的医疗和药物疗方法。所以这样的基因疫苗被允许使用,因为我们处于紧急状况之下。我觉得现在是否仍处于紧急状态是有疑问的,如果我们不再处于紧急状态下了,你不觉得是时候撤销紧急授权了吗?因为有紧急授权,这些基因疫苗还在。所谓的关键第三阶段试验,人们可能知道药物实验有第一阶段,会涉及志愿者,第二阶段会试验给病人多大的剂量。

第三阶段是大规模和长期的安全性和频率试验,通常需要几年的时间,在这种情况下。大约还要两年才行。所以按规矩我们离终点线还有两年的时间之后,才可能试探性的让大众开始使用,还有两年!而这段时间我们发现确实有医学和药物治疗的方法。大家肯定听说过?氯喹,还有像布地奈德这样的皮质类固醇。大家也听说过伊维菌素,一种专利保护已经到期的治寄生虫药物,这三种药物都能有效杀的死新冠病毒,效果至少都不输于疫苗,甚至更好。那为何西方的监管机构在对这些药物非常冷淡呢?对这些小规模的药物疗法不闻不问呢?

伊登:答案是如果那样,他们的基因疫苗紧急授权就将被终止。所以我作为一名药物专家很郁闷。因我知道至少有3到4种替代疗法是我和家人都可以用的。如果我们不幸感染新冠,但西方的监管机构要不直接禁止使用,要不对他们装聋作哑。所以现在普及基因疫苗是一个什么状况 ?我认为这是非常鲁莽的行为。即便你最积极的理解现在发生的一切 ,看待这些基因疫苗的实验性本质。我认为我们至多应把这些疫苗提供给感染了新冠很有可能会丧命的高危人群。至多这样了 我们不应把它们给其他任何人了,如果你像我一样今年60岁,身体基本健康。

几乎没有人,几乎没有身体健康60岁的男性,在过去的16个月里,英国几乎没有这样的人因感染新冠死亡属于我这种情况的人。因摩托车事故丧命的概率都比患新冠丧命的概率高。我的业余爱好是骑摩托车,所以做一个类比,帮助大家理解一下风险究竟如何。我们却要因此给英国的所有人都打上疫苗,包括那些比我年轻得多,风险低得多的人。但他们打这个基因疫苗会带来药毒性的风险,其中包括已知的毒性风险,也包括未知的风险,所以这个事情一开始就是不合适的。

伊登: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越来越担忧,现在到处都有营销材料和宣传,推动20几岁的孕妇去接种基因疫苗,我不理解。什么样的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现在也有一些儿科的基因疫苗试验在进行儿童的研究。可是孩子却几乎从不受新冠影响,比如在英国,没有一个健康的孩子因为感染新冠去世。而我们有1000万10岁以下的儿童,根据政府的计划, 在今年晚些时候,他们被计划接种基因疫苗。这怎么可能有任何道理呢?这没有任何临床的益处。

【译者补充】

在西方国家,十多岁的孩子以及孕妇都被推动去接种基因疫苗。

依据链接:

https://www.independent.co.uk/news/health/pfizer-covid-vaccine-children-uk-b1859635.html

https://www.eveshamobserver.co.uk/news/pregnant-vale-women-encouraged-to-get-covid-19-vaccine/

【补充完毕】

伊登:如果他们不容易感染病毒并生病, 接种这疫苗没有临床益处, 这怎能抵消他们接种此疫苗的风险呢?这个疫苗其实还有2年时间情况才明朗,现在的未知因素太多了。这也是我接受这些采访的部分原因,我认为推动人们使用这些疫苗是极其不负责任的。大部分人面对这个病毒没有足够高的死亡风险,我十分不理解现在的做法,看不到任何正常的理由,我十分不情愿的最终得出结论。如果没有良性的原因,那一定有不可告人的原因,我认为这个不良原因可以解释为什么每个人都要接种基因疫苗。

西方当局要强迫你们所有人,男人女人和孩子包括婴儿,都被录入在一个世界首创的基因疫苗护照身份系统。如果人们不反对这个,我认为这是西方自由社会的终结。我要讲清楚的是,我有幸在这个专业领域从业了32年,非常享受这个过程。我的一位好友曾经说,药物研发是人类社会最后一个真正重要的成年人的竞赛。明白人们为何生病 ,我们应当如何干预,并且在治疗过程中把副作用降到最低,这是我们的使命。

伊登:所以我绝对支持令人兴奋的新疗法,无论是乳膏、药片、乳液喷雾剂还是疫苗。我绝对支持安全的药物,我非常反对高风险的疗法,非常反对在错误的地方使用药物,强效药只应给能受益最大的人,而不能给无法获益的人。如果你没受到病毒威胁,为何要花时间和精力去冒险来减少无关紧要的风险呢?因此权衡所有风险之后,我会建议不要打基因疫苗,我父母已去世,但若他们还在应该已经80多岁了。如果身体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lc8乐橙找就送38元,我有可能会建议他们打疫苗。风险确实存在,但大部分人不会因此丧命,并且可能会给你一定的保护,值得考虑。

伊登:所以我不是疫苗反对者,我甚至不会在所有情况下都反对这些疫苗。只要用对了地方,但我绝对坚决反对的是它们被推动宣传给年轻人和健康的人,面对病毒风险极低的群体。他们因此承担风险。面临不良后果,无论是轻微的还是严重的,这种规模的冒进实验在文明社会中从来没有开展过。这种噩梦般的剧情,我们恐怕只会偶尔从爆出丑闻的公司那里听到,我不愿与之为伍。

胡达克:都柏林大学分子遗传和生物医学专家德洛丽丝?卡希尔博士预测,打疫苗后的3-5年内,也就是这个mRN疫苗,人们将因这个基因疫苗不幸死亡。[德洛丽丝视频观点]:我们知道,这些mRNA疫苗的危害更多会在接种一段时间后表现出来。你知道我一直在说的是,任何70岁以上的人如果接种了mRNA疫苗,可能会不幸的在2-3年内死去。我会说,任何被注射mRNA疫苗的,不管你多大年纪,你的预期寿命都会减少,如果你30几岁,5-10年内就可能死亡。

胡达克:你同意这种观点吗?

伊登:我不会说我同意或不同意。我非常尊重德洛丽丝博士。我的点评是:事实上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这个基因疫苗实验还没有进行完呢,我知道她在发表自己的真心意见。我想说她可能是对的,但我们还没有足够的信息断定这一定会发生,但她说的这点没错。像这样的疾病,包括非典还有登革热,有一种奇特的现象(因为打了基因疫苗)对病原体有抗体的人遇到真的病毒时 (相比没有打疫苗的人)有时病情反而更糟。

这被称为抗体依赖的增强作用。这个“增强作用”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好的,所以我认为。多洛雷斯觉得之后会产生严重后果是基于此。她是把以前实验中的不良反应和现在的基因疫苗联系起来,推定这种风险很大。我想我甚至会同意说,这种不良结果是有很大的可能出现。不过,我更担心的是我们能不能谈谈病毒的变异,因为这是我迈克?伊登最担忧的,虽然其他人可能会不同意我的观点。我已经回应了多洛雷斯的担忧,现在我要谈谈自己的担忧。这让我夜不能寐。

胡达克:是的,当然可以。

伊登:我之前提到过病毒变异是吓唬人的,是一种心理控制,我觉得这是有道理的。我认为它们基本都是一样的,所有的新冠变异病毒和最初的病毒都非常相似,你的身体根本不可能把它们看成什么新东西。在这样的背景下,西方政客们不断告诉我们有关病毒变异的事情,以及我们需要阻止变异病毒。他们还说:不用担心,制药厂会制造出针对这些新变异病毒的改良基因疫苗。我最近听说一些制药公司正在生产补充或者针对变异病毒的疫苗。如果迈克尔?伊登是正确的,我相信我是正确的,这是我的专长,也就是免疫学。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它们与原版非常相似。这不仅是不太可能的,而是不可能的,你不可能需要一种新的疫苗来对付它们。但你却被告知这是必要的,你被告知他们正在研制。

伊登:老实讲我很害怕,因为我有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这些所谓的变异疫苗瓶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西方的药品监管机构都表示,这些针对变异病毒的新基因疫苗,与之前的基因疫苗很相似。但他们不提醒我们,现在的基因疫苗也只是紧急批准使用的。但是西方的监管机构却说,对于这些新的变异基因疫苗, 我们不需要任何临床安全检验,所以如果你把我对疫苗护照的担忧,也就是为了保持疫苗护照有效。你需要不断打新的疫苗,而这些制药厂可以往小瓶子里注入天知道是什么东西,天知道这些制药厂往小瓶子里注入了什么东西,然后人们就毫不迟疑的被注射。

伊登:我很大的担忧是,假如有人想营造一种情况,使得人口减少计划能够成为可能,这可能是就是那个完美的办法了。我们只需要时常惊吓公众,可能是一种新的变异病毒等等。而西方媒体时常煽动恐惧的情绪,大部分人都会毫不迟疑的,不经思考di接受各种新的基因疫苗。但如果3个月、6个月、1年之后,无论什么时间,这些mRNA或者cDNA等基因疫苗产生了预定的作用时,也许会使你生病,也许会让你丧命。他们具有合理的可否认性。

伊登:他们会说:“这是人类与病毒战斗悲壮的一段历史,很遗憾许多人因此失去了生命”。这会是西方精英的借口,他们自己不担责任。西方媒体对公众的恐吓,像我这样的科学家的观点被西方媒体压制,并且他们制造了虚假的或者没有必要的药物,并且推出免疫护照,要求你必须接受基因疫苗。这简直就是一场噩梦,不是吗?但它确实正在发生,我刚才描述的基本上就是西方政府的政策,所以如果我错了,如果有人发现伊登博士哪里弄错了,看在上帝的份上, 请写信给告诉我,因为这样我就能睡得更好了,我通过书面的方式,播客和在面对面的采访中发出了这个挑战,无一人能够对现在西方社会所发生的提供一个善意的解释。(完)

相关的主题文章:
相关文章推荐: